打造“金师”队伍:破除“SCI至上”只是上篇,

打造“金师”队伍:破除“SCI至上”只是上篇,

时间:2020-03-23 08:5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(包含论文至上),是一件释放科技队伍潜能的重大举措,可谓功在千秋。

在“SCI论文至上”之时,少数(注意是少数,可别说成普遍现象)科技人员尤其是高校教师为了晋升职称(准确名称是专业技术职务),为了发论文而写论文,哪类论文好发就写哪类论文,哪种途径好发就采用某种途径。

教师靠论文而晋升、学校靠论文而“选才”,论文有用无用、能发就是标准,而且形成了一套机制。越来越多的人本着“短平快”的目的直奔论文而去,随着刊物偏好和编辑的节奏起舞,刊物变相主导了科研方向。

在事实上,论文至上形成了一道桎梏,让科研人员成了“论文写匠”,极大地抑制了科研人员的创造性、潜能发挥和国家科技进步。当巨大科研投入的相当一部分变成了巨量的论文成果时,现实当中许多急需解决的科技难关依然是一难当关。解除了论文至上这个桎梏,科研人员就会勇于攻关,直接为社会服务。

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还引发了另一个话题——中国的教授是多了还是少了?

中国有多少教授?没有准确数据。可以推算一下。根据教育部2018年教育统计数据,全国共有1245所本科高校,1800964名教职工,1174334名专任教师。高校教师职务结构比例基本为:高级职务45%(正高级15%),中级职务45%。以正高级15%计算,到2018年,全国至少也有176150名教授(1174334名专任教师的15%)。

实际拥有的教授数量应该大大高于这个数据。因为绝大多数高校在职务比例上是满比运行的,没有空着指标的道理,而且还要想尽办法提高比例,更有一些岗位和人员享受“不占比例”的待遇,实际中的教授比推算出来的教授要多出不少。

比如北京大学,2018年共有专任教师3358人,教授是1486人、占比为44.25%,副教授1451人、占比43.21%,两项职务占专任教师的87.46%。

比如南开大学,截止于2020年1月,共有专任教师2162人,共有教授864人、占比为39.96%,副教授840人、占比为38.85%,两项职务占专任教师的88.82%。

比如苏州大学,2019年下半年共有专任教师3242人,其中正高级977人、占比30.14%, 副高级1241人、占比38.28%,两项职务占专任教师的68.41%。

中国的教授有两个特点,一是终身制,一旦评上,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那是不可撤销的。二是原来还有评退机制,临到退休了,评个教授享受待遇(职称由岗位职责异化为退休待遇)。

我们不说国外高校的终身教授获得有多么艰难,只说国内高校这种能上不能下的机制的合理性。

限于职务结构比例,高校一旦出现教授名额被“顶死了”的情况时(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如此),只能出一进一,老教授不退休,年轻教师再有能力与水平,即使大大超越既有教授,也无法评上教授。这就有可能出现一边是平庸教授吃老本而难有作为,一边是能有作为的教师又无用武之地。

中国的教授多吗?从比例看,并不多,只有15%。实际上并不少。你看,上面三个例子,有的教授数量就接近高级职务总比例,高级职务教师数量更是占到专任教师数量的将近90%。这个比例就高得出奇!是比例规定太低,还是执行比例太松?不得而知。还有一种现象是,高校里的一些教授根本不上课,这也说明教授确实偏多,多到可以不上课的程度。

更重要的是,真正合格的教授又是多少?这是一个谜。在唯论文的环境之下,造就了多少“论文教授”?这些教授写论文是高手,搞有价值的科学研究却并非内行。

套用一下同济大学段涛教授的话:畸形的考核机制催生了不少只会写SCI文章、不怎么会看病的Paper Doctor;导致一些只会写SCI文章、开刀不咋地的人做手术科室的主任;导致真正有影响力的临床专家(“临床影响因子”高的人)无法入选“优秀学科带头人”和“学科领军人才”,因为TA们的“SCI影响因子”不够高,而入选的往往是临床同行都没怎么听说过或并不认可的人,因为TA们的“SCI影响因子”高。

当然,我们不能片面思维,高校里并非都是“论文教授”。还是套用段涛教授的话:SCI文章多并不说明TA是好医生,但是SCI文章多的人也可以是好医生,只会做临床不会写文章(特别是没有SCI文章)的医生肯定不是最好的医生。SCI写得好,临床也做得好的医生并不少见,所以我们不能将SCI文章和好医生简单地对立起来。

真实情况是,教授水平和能力高低不平,许多教授非常优秀,甚至是世界顶级水平,但也不应否认一些教授的水平确实有些“水”,“水”到连课都不上好的程度。这在网上有许多吐槽,在这里不再赘述。

从现实看,评上教授既难也不难,这主要决定于评审时如何把关。在既重论文又重实际贡献、还实行实质性聘用制的条件下,评上教授真的很难。在唯论文而又是名义聘用制的条件下,评上教授其实并不难,只要工作年限到位,灌水论文够数,退休前基本都会拿到教授。论文市场的存在,获得教授也越来越轻松。至于通过“运作”成为教授的情况就不用分析了。

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授?最理想的状态是,科研价值高,实际贡献大,教学优秀,论文也写得不错。另一种状态是,教学优秀,培养人才能力突出。至于那种纯科研性教授,即使科研价值高,实际贡献大,还是应该调到研究所去,专心当研究员而不是当教授。

从这个标准看,现实当中真正的教授并不算太多,“水师”是存在的,这又间接说明教授偏多,多到不够水平的人也进了教授队伍。这主要是四种情况导致的,有的是在编制空缺很大的情况下拉拽上位,有的是靠堆积论文而上位,有的则是上位之后不思进取导致水平和能力逐渐退步而难胜其位,有的是专业变新、课程变新而不适应其位。

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确实非常重要,可以挤出教授评审过程的许多水分,使得教授再难以出现“海绵型”,而尽可能是不可压缩的“密实型”。“密实型”教授越多越好,而且不应限制比例(这样的教授,没有人会嫌多),“海绵型”教授则应做到尽可能不出现(一个也嫌多)。

不过,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只是写了上篇文章,还有下篇文章需要继续去写,这就是打造“金师”队伍。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只是解决了“上”的问题,使得新晋教授货真价实。必须让所有教授都是货真价实,这就得解决“下”的问题,淘汰既有教授中的“水师”。

聘用制是个好东西,但必须与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形成配套。关键是看能否较真,否则好的东西也会变成假的东西。若干年一聘,就得将既有教授和有意竞争教授的教师放在一起衡量,择优聘用,这才公平。如果能上不能下,必然有一些人总吃老本,水平下降,能力减退。如果是这样,即使是老教授也得让位,让后来的年富力强者上,这叫做“人岗相适、人事相宜”。以现在的情况看,做到这一点,困难是极大的。

好在,在破除“SCI论文至上”之前,相关部门已经作出了“一个为本、四个回归”的安排。“人才培养为本,本科教育是根。”高校要回归常识、回归本分、回归初心、回归梦想,并出台了打造“金专”“金课”和消除“水专”“水课”“水师”的许多措施。从情况看,打造“金师”队伍的下篇文章已经完成构思,只待变成文章。是不是这样呢,你又如何看?

(本文为原创,百家号首发;文中资料与图片源于网络,如有不妥,请联系删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