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邑大学黄某猥亵女生的启示

五邑大学黄某猥亵女生的启示

时间:2020-03-21 11:2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(1)

9月4日,峨眉山风景区,景色秀丽,所有的游客都沉浸在山色美景中,然而一名患有抑郁症的年轻女子却在悄无声息中,纵身一跃跳下山崖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抑郁症让一个人死的很从容,很安静,她无法取悦自己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解脱。

而近日,广东省五邑大学的一名学生黄某,也发帖称自己患抑郁症,想要自杀。不过,他的发帖内容似乎想要告诉全世界:我受了很大委屈,为什么没人考虑我的感受?我都抑郁症了,想要自杀,为什么没人关心一下我?

我们要关心,但是不仅要关心他,更要关系整个事件。

9月7日,一则《我辛辛苦苦考大学,摸了一下女生就全没了》的帖子在“豆瓣小组”上发布。写该贴的人是广东省五邑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大二学生黄某,帖子讲述自己在今年5月份,因为在女生宿舍摸女生的胸部,而被勒令退学。贴中自称自己有抑郁自杀倾向,发帖的口气中充满了对校方让自己退学的不满,和对自己遭遇感到委屈不平。

根据校方和知情的同学称,事情是在今年5月黄某使用捡到的一串钥匙,试着一间间开,用了一个月时间,终于在5月26日夜晚打开了一间女生宿舍的门。当时宿舍内所有女生都在睡觉,黄某就胆大包天触摸睡梦中的一名女生的胸部,后来女生醒来,发现是一名男生进来,马上报警。警方将其抓获后,其供认不讳自己的行为。

但在警方审讯过程中,发现其精神焦躁极不稳定,就让其父母将其领回,到医院进行诊断。6月中旬,黄某父亲出具一份深圳康宁医院的“焦虑抑郁症”的诊断证明书。目前,黄某正在接受治疗。9月11日晚,五邑大学通报黄某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。

(2)

黄某口口声声说自己读书辛苦,才考上大学,自己想要继续读书,不愿退学。可笑的是,一个想要读书的人,会处心积虑使用捡来的钥匙,次次尝试着打开女生宿舍的门意图不轨,这是想要读书吗?

而且整个贴子使用的语言,至始至终都都在刻意回避自己的错误,一而再的表示退学对自己很不公平,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欺负自己;却从头到尾没有一个认错的表示,这根本不是悔改的态度,他也更不会洗心革面,留他在学校,只会更加祸害校园安全。

他也根本不是抑郁,更不会自杀。

真正的抑郁症患者的生活是灰暗的,没有生气,缺乏能量,和世界无法对话。而他中气十足,四处扬言自己受了委屈,唯恐别人没听到。抑郁症患者厌世,对于死是平静接受的,不会告诉任何人想要死的想法。如果抑郁症患者真的能告诉别人自己想死,那他的病基本就好了,因为可以和世界倾诉自己,也就找到出口了。

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女孩,比如乔任梁,比如张国荣,这些抑郁症患者,他们的自杀都是安静的接受死亡,不会那么愤世嫉俗,临死前还埋怨世界不公。

他只是内心猥琐,本身胆小又偏偏贼心不死,想要尝尝占便宜卖乖的感觉。出了事逃不了,只能自说自话,为自己披上弱者的外衣来装可怜,博同情。这整个就是一出掩耳盗铃。

这种思维逻辑和最近几起强词夺理起纠纷的案件无比相似:7月19日上海迪士尼的8岁小孩摸女子臀部,家长的反应不是道歉承认错误,反而恶语咒骂:“碰到了就碰到了,摸你一下怎么了?”;又比如近日的杭州网红saya殴打孕妇案件中,网红saya的语言:“你是孕妇怎么了?”

这些人的相似思维就是都认为: 不就是怎么了你一下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的感受谁关心了?我的痛苦,我的不爽为什么没人关心呢?

对方的感受不重要,自己才最重要。 这就是一切不讲道理的人的根本性大脑认知。

(3)

“我读了十几年书,好不容易考上大学,摸了女生一下,就什么都没了,我不能接受,我拒绝接受”, 这是什么世道?真黑暗,不公平。我有抑郁症,想要自杀,我要死了,赶快来关心一下我!